教育也需要像李大本事那样的“野路子”

教育也需要像李大本事那样的“野路子”


          北京  陈维贤


《永不磨灭的番号》是一部反映抗日战争时期一帮有着强烈爱国情怀的志士们经历种种磨难之后,聚在一起去捍卫民族尊严、保卫国家的电视剧,被称为抗日版的《水浒传》。它算得上一部真的有情、有义,有喜、有悲,有血有肉的好片子,可圈可点之处甚多。


看罢全集,我感概最多的不是所谓的番号和荣誉,也不是所谓的爱国和民族大义,更不是对抗战题材的艺术突破,而是鲜活的李大本事这个人,是他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发展的智慧,是他那不拘一格、注重实效的 “野路子”。


对敌人,他能根据实情和丰富的斗争经验准确判断情况,会虚张声势扩大影响,最终让皇协军闻风丧胆。几个人,几条枪,就成了“燕赵大地上,响当当的八路军李大本事部队”。对上级,外柔内刚,以柔克刚,凭借自己灵活有效的策略,虽违反了一些僵化的规定,但却解决了一系列难题,取得了一连串的胜利。凭着野路子,队伍越带越大,影响越来越远。一群标准的草根,在李大本事的带领下谱写了团队发展、事业成功的传奇,谱写了鲜活生命的抗日传奇。如果不是狙击强大的敌人而全军覆没,独立团(实际是县大队)的发展不可估量。当然,中间由于从115师来的政委的失误(所谓的权威)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队伍很快就发展起来了。毫无疑问,政委的正规军建设方向和价值取向都是正确的,但不符合实情,也没有李大本事的“野路子”那样的效果。可以设想,按照政委的设想去训练、作战,部队将很快玩完。


由此,我想到我们的教育和教学。那些理想主义者,那些书斋成长起来的“学院派”课改专家,他们为我们所设计的教育发展方向,他们教育改革的价值取向,从长远来看,可能是正确的,但未必符合我们眼下的实际。各个地区、各个学校、各个班级情况不同,我们应该像李大本事那样有自己的认识思考,有自己睿智(当然,李大本事是农民的狡黠)的坚守。不人云亦云,不随大流,认准目标,韧性坚守,有自己的一套。这一套有时虽难登大雅之堂,但让自己和自己的队伍(学生)不吃亏。同时,也不忘时时提高自己,向正规化方向走。这是守正基础上的发展,是实事求是的表现。要仰望星空,更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行。


当今教育界尤其语文教学届,流派纷呈,山头林立。你“训练说”,我“语感说”;你提“青春语文”,我喊“生命教育”;你高举“人文旗帜”,我坚守“语文工具”。“ 新教育实验” “新学校行动”“课改新思路”,我一定要冠以“新”字,以示不同……提口号树旗帜者多,真正沉下心来做学问做事者少。对这些“正规部队”(我们姑且认为他们是)的做法,我们理应多多借鉴、学习,但且不可丢了自己有效的东西。


我们自己多年行之有效的做法,学生认可的路子,那些在一届届学生信息反馈后而形成的但不被上面看好的教学“野路子”是永远需要的。这不是拒绝发展,而是科学的坚守。


 某种意义上说,教育更需要像李大本事那样的野路子。